美女图片大全手机|日本美女化妆前后
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轉型小貸公司方案明確

網貸業整治將迎“大結局”

  網貸業清理整治工作近期又有新進展。互金整治辦和網貸整治辦近日共同發布《關于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轉型為小額貸款公司試點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指導意見》),稱堅持機構自愿和政府引導、市場化和法制化處置;堅持原則性和靈活性相結合的原則,開展網貸中介轉型小貸公司試點工作。業內人士指出,《指導意見》為網貸平臺轉型小貸公司提供了制度依據,加速網貸平臺轉型清退,意味著網貸業整頓將迎來“大結局”。

  轉型小貸或成主要出路

  “對網貸機構來說,《指導意見》的出臺無疑是利好。監管層此前雖多次提出引導具備條件的網貸機構向小貸公司、消費金融公司等持牌機構轉型,但未給出具體轉型方案。”網貸之家研究院院長張葉霞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指導意見》就網貸機構轉型小貸公司給出了具體方案,間接表明小貸公司將成為網貸平臺的主要轉型方向。”

  蘇寧金融研究院院長助理薛洪言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指導意見》為網貸平臺轉型小貸公司提供了制度依據,或加速網貸平臺轉型清退。“由于網貸平臺與小貸公司‘不兼容’,因此,網貸平臺要么繼續等備案,要么加快轉型小貸公司。相對而言,前者不確定性較大,后者則更清晰明確,預計絕大多數網貸平臺會選擇轉型小貸公司。”薛洪言稱。

  “《指導意見》延續了此前監管辦法中的引導方向,對網貸機構轉型小貸公司給出了細化要求和時間表。事實上,通過近些年的探索,部分網貸公司已積累了不錯的網絡借貸業務能力和用戶,轉型小貸公司有助于其延續優勢,也符合監管層引導其服務小微和普惠人群的方向。同時,轉型小貸并給予更好的杠桿條件,使網貸平臺的業務得以延續,也是監管層緩解平臺清退難題的方案之一。”零壹研究院院長于百程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轉型門檻較高

  雖然轉型路線圖已經明確,但對于網貸平臺而言,轉型小貸公司并非易事。除了10億元注冊資本“紅線”外,根據《指導意見》,擬申請轉型為全國經營的小貸公司的,需由中央一級的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和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征求合規性評估意見。

  同時,《指導意見》設置了存量業務化解過渡期,網貸機構存量業務按照到期即還的原則,原則上在1年內清退完畢;存量業務規模在50億元以上且借款期限大部分在1年以上的,原則上應在2年內清退完畢,且不得新增網貸業務。

  此外,監管層還給出了一個相當緊湊的轉型時間表——2019年11月底前啟動轉型試點工作;2019年12月底前,各地完成轉型試點工作要求的轉型準備工作;2020年1月底前各地完成小貸公司臨時牌照的審批工作。值得一提的是,申請轉型試點的網貸平臺必須承諾對存量業務承擔兜底責任,而10億元的注冊資本紅線也已將絕大多數平臺排除在外。

  “實際的轉型門檻并不低。具體來看,申請轉型試點的首先必須是在營機構,同時必須是合規的平臺,需滿足存量業務無嚴重違法違規情況、最近1年保持全量業務銀行存管上線狀態等合規要求;同時,股東實力必須強勁,能夠在轉型期限內完成存量業務清零。”張葉霞進一步指出,“此外,小貸公司是‘只貸不存’的放貸機構,其側重點是資產端,因此擬轉型平臺必須要有自己的資產端。只有滿足上述條件的平臺才有可能或更適合轉型為小貸公司。”

  在張葉霞看來,對于想要轉型小貸的網貸平臺來說,或面臨多方面挑戰。“首先是存量消化,《指導意見》明確要求網貸機構在轉型期限內完成存量業務清零,并要求實控人、主要股東及其相關主體承諾對存量業務承擔兜底風險。其次,根據《指導意見》,全國性小貸公司注冊資本不低于10億元,首期實繳資本不低于5億元;而且,首期實繳資本應同時滿足不低于轉型時網絡機構借貸余額的1/10的要求,這對借貸余額超百億元的大平臺來說,存在一定難度。”張葉霞表示,“第三,《指導意見》提出了多項指標約束,如網絡小貸不得辦理線下業務,并要求原網貸機構的線下營業網點應在1年內取消,并對借款余額進行嚴格限制。同時,小貸公司主要是利用自有資金開展業務,雖然《指導意見》將因轉型新設的小貸公司融資杠桿放寬至5倍,但對規模超百億元的平臺來說,業務開展仍會受到較大限制。”

  “此外,小貸行業本身存在局限性,如小貸公司雖可從事貸款業務,但不屬于金融機構,定位不明確導致小貸公司無法享受金融機構的財政補貼、稅收優惠、同業拆借利率優惠等政策。加之目前轉型小貸試點工作由各地具體組織開展,可能存在地區差異,且地方監管部門對此動力或不足。”張葉霞指出,整體來看,轉型小貸之路并不容易,僅少數平臺才有可能成功轉型。

  “從轉型要求看,不僅資本金、準備金等硬性標準對平臺實力的要求較高,且平臺仍需解決存量業務清退問題。”于百程也認為,目前來看,平臺及股東實力強、業務比較規范、借貸資產相對良性、規模不大的平臺,轉型小貸的意愿及可能性或更大。

  “存量規模較小的平臺或更愿意轉型小貸公司。”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對《上海金融報》記者分析稱,“各地具體會有多少平臺轉型成小貸公司存在很大不確定性,但可以肯定的是,全國性互聯網小貸門檻太高,數量不會太多。”

  薛洪言認為,結合目前的政策形勢,轉型小貸公司是監管層給出的唯一明確出路,在營網貸平臺或都存在一定的轉型意愿。“但轉型小貸公司的門檻也很明顯,一方面是牌照門檻,即能否在合規性、資本實力、清退安排等方面達到要求;另一方面則是轉型后的經營壓力,具體包括資本金確定的貸款余額上限,以及未能拿到全國經營牌照所面臨的經營區域約束,預計大多數機構的放貸空間將大幅萎縮。”薛洪言強調。

  行業整頓迎終局

  事實上,目前網貸業清理整頓工作的主基調仍以清退為主。近一個月內,湖南、山東、重慶等多地先后宣布取締轄內全部網貸機構。11月17日,河南省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研究確定了河南省第一批12家擬注銷網站備案編號的網絡借貸平臺名單,并表示2016年以來,河南省網絡借貸行業一直在開展專項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臺完全合規通過驗收。同日,深圳市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發布深圳市P2P網絡借貸風險專項整治第五批自愿退出且聲明網貸業務已結清網貸機構名單。自今年5月以來,深圳地方金融監管局已經公布了145家自愿退出的網貸平臺。

  “從近期監管動態看,退出和轉型仍是主基調,各地開始快速推進轄區內網貸機構清退工作,未來絕大多數平臺將通過主動清盤、停業退出或轉型發展等方式離開網貸行業。”張葉霞說。

  “未來幾個月,部分符合條件的網貸平臺有望試點轉型小貸,部分平臺可能轉型助貸或其他業務,但絕大部分平臺將被清退。在監管和市場條件不成熟的情況下,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業務模式可能將階段性退出舞臺。”于百程表示。

  在薛洪言看來,《指導意見》的出臺,在某種程度上意味著網貸業整頓迎來了大結局。“網貸作為一種新模式消亡了,但其過去十幾年探索積累的資源和經驗將被小貸公司繼承,換一種形式為中國的普惠金融事業作貢獻。”薛洪言稱。

  “目前來看,網貸業將以另一種形式存在。”王詩強分析指出,具體而言,投資人將不再直接面對借款人簽訂借款協議,而由具有放貸資質的第三方公司放貸,形成債權后發行理財產品銷售給投資人,類似于美國Lending Club商業模式。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美女图片大全手机 北京急速赛车 北京赛车pk10直播非常感谢 怎么用刷课赚钱 刮刮乐 广西快3遗漏查询 4u彩票首页 娱乐送彩金38元 时时彩人工在线五星计划 娱乐城开户送体验金 有关英语赚钱的软件有哪些 六合图库话中有意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表 三分彩全天计划群 牌九大小顺序图解视频 比特币官网客服电话 股票入门书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