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大全手机|日本美女化妆前后
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上海建設國際再保險中心“環環相扣”

保險業“做大做強”是前提

  保險為社會風險托底,再保險則為保險“保駕護航”。近日,首屆陸家嘴國際再保險會議在上海召開,眾多再保險機構與行業人士參與,共同探討中國再保險業發展現狀、瓶頸、趨勢,并為上海國際再保險中心建設獻計獻策。

  上海建設國際再保險中心有何優劣勢?

  “全球再保險市場主要由歐洲、北美和亞洲三大市場組成,集中了近90%的再保險費,其中,前十大再保險集團擁有近50%的市場份額。”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郝演蘇介紹稱,“目前,倫敦、百慕大、新加坡最具代表性。以新加坡為例,作為目前亞洲首屈一指的保險和再保險中心,全球排名前25位的再保險公司中有16家將區域中心設在新加坡。”

  郝演蘇表示,國際再保險中心應具備的基本條件包括:發達的原保險市場;本幣自由兌換、幣值穩定與發達的資本市場;經濟穩定、信息通暢、人才集聚;稅收優惠、國民待遇、金融寬松。“以新加坡為例,其保險稅收優惠是亮點——無論是本地公司還是外國公司,從2010年開始,均需以17%的稅率繳納所得稅。同時,新加坡還采取多種可降低適用稅率的激勵優惠政策,如對離岸自保業務實行零稅率;對將全球或區域總部設在新加坡的保險公司,適用激勵總部服務的金融優惠,可獲得10%的優惠稅率等。”

  郝演蘇指出,再保險是高度金融化的業務,資金跨境流動的便利化程度對業務的集聚存在重大影響。“與境外再保險中心相比,上海在資金流動、貨幣兌換等方面存在較大差距,或對國際流動性較強的再保險業務產生擠出效應,可能影響保險和再保險人才向上海集聚。”

  在業內人士看來,與新加坡等相比,上海存在短板,但也有優勢。

  某國內再保險公司人士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外資再保公司在海外的分支機構很多,通常做法是將保費全部匯總到總部,集中投資,發揮最大效力,因此對資金跨境流動的要求較高。但對再保公司來說,最大的吸引力仍來自直保公司,這是市場所在。直保公司越多,再保公司興趣就越大。國內直保公司很多,市場規模很大,這是最大的優勢。”

  “再保險是全球性流動的業務,有分入和分出兩個渠道。一般來說,當險企業務達到一定規模后,都需要做一些再保安排,將部分業務分出去,實現風險共擔,其中不少會分到海外。”三星財產保險再保部總監劉宇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因此,海外再保險行業比較關注中國市場,希望從中國分入更多業務。建設國際再保險中心,將吸引眾多海外再保公司尋找商機,對推動上海國際保險中心建設有益。”

  保險業“做大做強”是前提

  “國際再保險中心建設通常是一個水到渠成的過程,發展的前提是直保市場乃至整個金融業的發展。”瑞士再保險中國總裁陳東輝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未來,中國保險市場規模一定會成為全球第一,直保、再保市場都會有大飛躍,但這是一個分階段、自然演進的過程。”

  “目前公認的一流國際再保險中心的成長歷程均較為漫長,因此,對再保行業的建設要有耐心。”陳東輝解釋,“再保行業是服務型行業,本身無法獨立存在。在所有金融行業中,再保非常小眾,不像銀行、證券甚至直保業與日常生活、實體經濟聯系得那么緊密。像培育主流金融行業那樣培育再保市場,效率可能不會很高。”

  郝演蘇也強調,在加快建設上海再保險中心過程中,需杜絕盲目追求上規模、上速度的現象,謹防為擴大分入市場份額,在缺乏風險管理動態分析的情況下承接境外保險機構的廉價分出業務。“目前,我國部分保險機構為增加保費收入,盲目分入海外低價業務,對我國保險市場的正常運作產生負面效應。”郝演蘇指出。

  陳東輝表示,目前中國保險業的發展仍處于初級階段。“瑞士再保險預期,本世紀30年代中期,中國的保費總量將超過美國,成為全球最大的保險市場,但保險在經濟中的占比、人均保障、滲透率、覆蓋面等指標,仍遠低于國際平均水平。”陳東輝指出,“以壽險為例,意外身故后能夠獲得的保險賠付,中國平均一個人能夠獲得5000元;而在日本,同樣情況下消費者能夠從保險公司獲得60萬元人民幣的賠償。而從財險角度看,汶川地震后,保險業所承擔的賠付在地震造成的經濟損失中不足2%。在此背景下,應把更多精力投入到培育健康、成熟的直保市場上,保險需求被激發后,險企自然會有分保和提高資本效率的需求,繼而反哺再保險,助推再保行業上一個新臺階。”

  “未來的行業發展趨勢會讓再保公司的角色進一步轉變,今后,再保公司可能會更多參與到協助直保公司做好資本管理的業務中,幫助提高資本使用效率。這種方式既是目前國外再保公司扮演的核心角色,也將是中國再保險公司接下來努力的方向。”陳東輝表示。

  郝演蘇建議,上海國際再保險中心應鼓勵或組建獨立的精算師事務所,專門研究巨災、城市地震及與民生相關保險業務的費率定價與損失率評估,以獨立、科學、非商業化的精算體系引導保險機構合理定價,改善我國的自然巨災、城市地震等重大風險“雷聲大、雨點小”的現象,讓相關保險業務盡快落地。

  健康險再保業務或是新機遇

  值得關注的是,在華外資再保險公司近期紛紛增資。例如,瑞士再保險北京分公司10月底公告稱,營運資金擬從3650萬美元大幅增至1.865億美元。

  “除看好中國市場發展外,以前再保公司在華主要做以產險為主的分保業務,現在則有大量壽險、健康險的分保需求。這類長期業務增加后,對資本需求明顯提升。”陳東輝表示,“從這個角度看,未來外資再保公司可能還會繼續增資。”

  “對于壽險再保,目前大家關注的都是健康險,其中重疾險占比較重。中國重疾市場還沒有經歷一個完整的周期,相關數據積累還不完整,因此需要借鑒國際經驗,和再保公司分擔,因此分保需求大增。此外,隨著‘百萬醫療險’、中高端醫療分保需求流入市場,除了分攤風險,部分險企還希望再保公司能幫助進行業務管控。”陳東輝稱。

  前述某國內再保險公司人士表示,2018年起,國內再保險的增長率超過直保,“此前,國內再保的標的大多是保額較高、項目較大的財產險和工程險,但近幾年健康險再保增速迅猛。”

  除為健康險分擔風險,再保行業也結合熱點,在產品設計、定價等方面為險企提供更多樣化的選項。Aon健康再保險大中華區負責人李純侃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國內醫改為保險公司帶來新的挑戰和機遇。對保險公司來說,規范就診有利于理賠管控及產品創新,同時可增強其與各級醫院的協作。但由于就診相關數據匱乏,險企在定價和核保環節或面臨風險預估不足、理賠糾紛缺少既往經驗支持等挑戰。

  “例如,基于Aon的研究,‘醫藥分離’前,大多險企的團險保障內容為‘門診住院100%賠付、社保內費用、年限額20000元’,改革后的方案可設計為‘門診診療及檢查費用100%賠付、門診藥品費用60%賠付、如憑醫生處方在線購買藥品100%賠付、社保內費用、年限額20000元’。”李純侃進一步指出,根據Aon數據,在團險中,門診費用占比達80%,其中又有43%與藥品相關。與改革前相比,改革后的團險方案可降低17%的理賠,且不影響消費者體驗。此類產品有望成為險企化解團險“盈利難”的新嘗試。

  “與一年期產險相比,壽險再保要求的專業能力有所不同。前者更多關注巨災模型、精算、定價,而后者需要長期研發投入。同時,壽險再保還會挑戰再保公司資產管理的穩健性——要能夠穿越壽險和重疾業務幾十年的長周期。”陳東輝表示,“對于此前僅擅長財險再保的公司來說,壽險再保是新的挑戰,但大型再保公司一直是財險、壽險業務‘雙輪驅動’,相對會好一些。值得注意的是,雖然國內壽險再保業務規模明顯提升,但還沒有觸及壽險業務的本質——長壽風險。而在國際市場,長壽風險已是發展重點,在某些地區,甚至可能需要通過結構化方式轉移到資本市場,進一步分散風險。這在歐洲和日本都已提上議事日程。”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美女图片大全手机 室外淘气堡赚钱吗 双喜娱乐大厅app 漫画家赚钱机制 网络21点游戏下载 破解双色球内部程序 全民玩捕鱼官方下载 微商一个月卖一百万赚钱吗 ag延迟漏洞 黑马计划软件正版app 黑龙江快乐10分彩票群 百家樂龙虎平台 财通股票融资利息一般多少 非凡炸金花老版本 重庆正规大小单双计划 APL极速快三走势图 复古传奇怎样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