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大全手机|日本美女化妆前后
返回首頁
觀點·實踐CURRENT AFFAIRS
觀點·實踐 / 正文
以新舊動能轉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編者按:

  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經濟增長主要依靠大量資本投入和物質消耗、較高的環境成本和社會成本等舊動能驅動,技術創新和制度維度創新等新動能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并不顯著。因此,新舊動能的轉換在微觀層面上的著力點就是通過技術創新、制度創新以及要素組合效率提高,推動經濟增長從要素驅動和投資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

  推動經濟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是一場深刻的質量變革、效率變革和動能變革,直接關系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解決。從實踐來看,歷次工業革命的演進都是以轉換經濟發展的動能為基礎,新舊動能轉換順利的發展中國家大都完成工業化轉型,否則就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新舊動能轉化與效率路徑重塑是我國經濟由大向強轉變,進而實現高質量發展的根本路徑。

  主要特征

  新舊動能轉換主要通過變化速度、優化結構、轉換動力來實現,其重要特征就是以較低的能耗、成本、代價獲得更高收益、更高質量和更有效率的增長。

  (一)從宏觀層面看,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在于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改革開放40多年來,如何處理好政府和市場的關系一直是我國經濟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直接關乎兩者之中誰在資源配置中發揮“第一動能”的問題。現階段,我國已經初步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政府和市場的關系進一步理順,政府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但從實踐看,過去計劃經濟遺留的一些不符合市場規則、束縛市場主體活力的觀念、做法等尚未得到完全扭轉。例如,一些地方仍然習慣用政府行政力量左右當地經濟運行,部門和地方保護主義大量存在,甚至還被錯認為體制優勢得以鞏固。這些問題不解決好,從計劃到市場的調配手段轉換就難以完成,轉變經濟增長方式、推動經濟高質量增長也就難以推進。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充分發揮其“交換功能、反饋功能、調節功能、配置功能”,有助于營造充分競爭、優勝劣汰市場氛圍,激發各類市場主體創造活力,提升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

  (二)從中觀層面看,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在于推進產業鏈升級。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依靠低端制造加工業和低附加值外貿產業驅動,已經從一個落后的農業大國轉變為一個工業大國。1978年~2018年,我國第二產業增加值從1755億元增至366000億元,年均增速16.2%;進出口總額從355億元增至305100億元,年均增速18.3%;制造業增加值占世界比重從1%增至25%。現階段,我國已經建立了產業鏈相對完整、工業門類齊全、第一二三產業結構相對均衡的產業體系。但從實踐看,“大而不強”成為我國產業體系的新特點,核心技術擁有、關鍵零部件生產、高端價值鏈環節占有等衡量產業發展質效的指標較低,存在低端、無效產業供給過剩與高端、有效產業供給不足的并存局面。產業轉型升級是完成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切入點,如果不能推動產業鏈向上游升級轉型的同時,打造具有戰略性和全局性的產業鏈,就難以抓住以人工智能和大數據為核心的第四次產業革命的歷史機遇,經濟轉型和工業化也就難以實現。

  (三)從微觀層面看,新舊動能轉換的關鍵在于推動要素增長動力轉換。經濟發展的效率和質量在微觀層面主要體現在生產資料的利用效率、勞動生產率、投資回報率、資源配置率等指標的提升,建立內涵集約的質量效益型經濟體系。一般來講,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歷程可分為要素驅動、投資驅動、創新驅動和財富驅動四個階段。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經濟增長主要依靠大量資本投入和物質消耗、較高的環境成本和社會成本等舊動能驅動,技術創新和制度維度創新等新動能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并不顯著。因此,新舊動能的轉換在微觀層面上的著力點就是通過技術創新、制度創新以及要素組合效率提高,推動經濟增長從要素驅動和投資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

  重要作用

  高質量發展是中國經濟轉型的目標與外在表現,其實質就是要追求效率更高、供給更有效、更通暢可持續的增長,新舊動能迭代是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內生動力源泉。

  (一)高質量發展是高效率的增長,需要創新驅動增強動能轉換動力。效率是衡量經濟發展質量的重要指標,高效率的經濟增長在經濟學上體現在以一定的投入獲得更大的收益。創新是提高經濟效率的“牛鼻子”,因而也是引領經濟高質量增長的第一動力。從實踐來看,創新可作為“乘數”作用到勞動力、資本、科技、制度等要素,實現生產方法的“新組合”,使得各種要素能夠發揮更大作用,科技創新的“乘數效應”越大,對經濟貢獻就越大,經濟發展質量就越高。通過制度、技術、人才等創新要素的有效配置,可以有效推動產品創新、科技創新和制度創新,逐步減少對資源的依賴,縮短社會必要勞動時間,提高勞動生產率和全要素生產率,促使經濟從要素驅動的低級形態轉向創新驅動的高級形態,在此過程中也會實現經濟效率和經濟質量的提升。

  (二)高質量發展是有效供給性增長,需要擴大開放釋放動能轉換潛力。經濟高質量增長在供需層面表現為供給和需求協調升級的動態過程。社會生產的最終目的是提高產品質量,滿足消費者對美好生活向往和日益增長的品質和質量需要。當前,供給側結構性失衡問題是制約我國經濟發展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供給升級是解放和發展生產力的過程,也是有效解決發展供給不平衡、不充分,提高社會福利和經濟運行效率的過程。從經濟學理論看,擴大開放有助于推動技術、人力、供給等要素在全球范圍內自由流動,能夠在更大范圍和更大規模上滿足國內不同層次的資源配置需求,促使經濟資源配置效率接近或者達到帕累托最優水平。一方面,通過擴大開放可以引入高端產品、技術、資金滿足國內消費升級的需求,服務我國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另一方面,通過“一帶一路”等戰略的實施,可以擴大對外投資,緩解我國部分產業的產能過剩問題。因此,推進高水平雙向開放是釋放新一輪“開放紅利”的新動能,也是提高經濟效率的重要渠道。

  (三)高質量發展是通暢、可持續的增長,需要深化改革激發動能轉換活力。國民經濟運行通暢程度直接決定經濟運行效率,反映經濟發展質量。國民經濟是一個關乎政府、企業、消費者、制度等復雜的系統,只有各個部門之間通力配合、環環相扣、銜接無縫,才能實現經濟的健康、可持續發展。如果經濟運行的各環節處處“摩擦”“梗阻”,國民經濟循環就會受阻,經濟增長就難以持續,或者導致低質量的增長。因此,要通過全面深化改革,破除國民經濟運行過程中的各種阻力,切實為企業減輕稅費負擔、降低社會交易成本、避免繁雜程序的相互掣肘,讓整個工作流程中各環節更為“潤滑”。更好地發揮“改革紅利”的新動能,有助于為國民經濟的良性循環和高質量發展創造更好的營商環境。

  路徑選擇

  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是構建現代產業體系和構建現代強國的必由之路,也是解決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重要支撐。面對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和國內艱巨繁重的改革發展任務,我國應當堅持穩中求進的總基調,盡快順利完成新舊動能轉換,從而實現經濟高質量發展。

  (一)堅持頂層設計和因地制宜相結合,構建動態調整的宏觀調控體系。新舊動能轉換是一個長遠的、系統性的過程,絕非一朝一夕就能完成,需要立足長遠,久久為功。當前,世界面臨前所未有之大變局,國內經濟下行壓力進一步增大,三季度GDP增速已降至6.0%。一些地方的新舊動能轉換可能面臨舊動能逐漸減弱,新動能尚未形成的“青黃不接”陣痛期。在此情況下,必須堅持兩點論和重點論相統一。一方面各級政府要遵循經濟運行規律和市場發展規律,堅持新舊動能轉換的頂層設計不動搖、不走樣,避免因動力機制錯配阻礙經濟向更高發展階段攀升。另一方面各級政府要堅持“因地制宜、共建共享”的原則,深入實體企業、金融機構、科研機構開展調查研究,制定符合當地經濟發展和市場經濟規律的新舊動能轉換的路徑,同時要根據實際運行情況進行動態調整。

  (二)加快構建現代產業體系,完成我國產業從“做大”向“做強”的跨越式發展。構建支撐高質量發展的現代產業體系是我國順利完成產業動能轉換的關鍵。一方面要繼續深化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通過“鞏固、增強、提升、暢通”,破除無效供給,持續推進鋼鐵、水泥等過剩領域的去產能。同時,將人工智能、互聯網、大數據等新技術運用到傳統產業,通過技術改造和管理方式變革,推動產業智慧化、產業科技化,實現傳統優勢產業效率和競爭力的提升。另一方面,要貫徹新發展理念,通過提前布局5G、生物醫藥等戰略型新興產業,培育一批產品質量好、知名度高、總量規模大的高端產業集群,推進經濟結構從勞動密集型向技術密集型和知識密集型轉型。

  (三)著力構建競爭中性的競爭環境,激發高質量發展的市場活力。企業是經濟活動的重要主體,因而也是新舊動能轉換的重要主體,構建競爭中性環境,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是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內在要求和根本動力。一是正確厘清市場和政府之間的關系,通過發揮市場“看不見的手”提升整體資源配置效率;更好地發揮政府在在教育、醫療等市場配置失靈領域的補充作用。二是建立公平、開放、透明的市場規則和法治化營商環境。按照競爭中性原則,建立和完善相關法律法規,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對各類所有制企業平等對待,為各類市場主體在人才政策、法律保障、要素供給等方面提供競爭中性的政策環境。三是大力倡導企業家精神,培育高質量發展的供給動能,立足高質量發展的目標,繼續堅持兩個“毫不動搖”,著力保護產權和企業的經營自主權,維護良好的市場秩序,更好地調動企業家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主動性、積極性。

  (四)深化要素市場化改革,實現動能由要素驅動向創新驅動轉變。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重點在于供給端,供給端的高質量又在于供給要素的高質量,要通過深化勞動力、土地、自然資源、資本、科技成果、制度、價格等要素市場化改革,破除妨礙各類生產要素流動的壁壘,激發各類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的內生動力。一是要增加勞動要素的供給質量,通過擴大職業教育、技能培訓等方式提升勞動者素質,同時要改革收入分配制度、保護勞動者權益,激發勞動者積極性,實現勞動生產率的主要驅動力從“物質資本密集型”向“人力資本密集型”轉變。二是要增加科技要素的供給質量和供給水平,繼續加大基礎性研究投入力度,發揮企業在科技創新過程中的基礎性作用,政府應著重建設重大科技基礎設施等載體,著力構建“基礎研究+技術公關+成果產業化+科技金融”的全過程創新產業鏈,進一步提高全要素生產率。三是進一步提升土地利用效率,盤活土地存量資源,尤其是加快培育更加成熟的土地二級市場。

  (作者單位: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家開發銀行深圳市分行)

責任編輯:李昂
美女图片大全手机 七星彩计划下载 pk10高手免费计划群 那些直播是靠什么赚钱的 重庆时时彩龙虎怎么跟 排列5开奖历史结果查询 万赢棋牌抢庄看牌牛牛 无需存款注册秒送18元 彩票投注单样纸填写 计划软件安卓版 深海捕鱼游戏平台 唐山股票配资 双色球基本走势图图表 北京快乐8开奖app下载 北京pk哈赛车官方网站 时时缩水软件免费版 三公棋牌游戏可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