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大全手机|日本美女化妆前后
返回首頁
觀點·實踐CURRENT AFFAIRS
觀點·實踐 / 正文
建立人身保險業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的動態形成機制

  編者按:

  借鑒美國和日本的經驗,建議對評估利率進行年度調整以保證評估利率的時效性;同時設置0.25%~0.5%的調整閾值,當新的評估利率變動幅度不超過閾值時,則避免對評估利率的頻繁調整以降低監管成本;當需要調整時,可以以0.25%的最小幅度進行調整。

  2019年8月30日,中國銀保監會發布《關于完善人身保險業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形成機制及調整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有關事項的通知》(下文簡稱《通知》)。《通知》的發布標志著我國人身保險業動態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形成機制的初步建立,這對于法定責任準備金的市場化審慎評估,人身險費率形成機制的進一步市場化,防范人身險市場利差損風險,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促進人身保險市場健康發展具有重要意義。但從《通知》目前的具體內容來看,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形成機制仍需進一步細化和完善,主要應在參考利率的選取、調整頻率與調整方法、不同險種評估利率的確定等方面作出更細致和明確的規定。

  建立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動態形成機制是非常必要的

  《通知》的具體內容包括三個方面:一是建立了以行業為依托的評估利率定期調整機制,通過支持保險行業協會設立人身保險業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專家咨詢委員會,定期研究討論評估利率調整的必要性及其影響,形成相關建議供監管部門決策參考;二是確立了以市場利率和行業投資收益率為基礎的評估利率確定機制;三是對2013年8月5日及以后簽發的普通型養老年金或10年以上的普通型長期年金產品的評估利率上限進行了調整,由原來的年復利4.025%和預定利率的較小者調整為年復利3.5%和預定利率的較小者,分紅型人身保險責任準備金的評估利率上限為年復利3%和預定利率的較小者。在當前人身保險業費率市場化和低利率的環境下,建立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動態形成機制是非常必要的。

  (一)人身保險業費率市場化形成機制尚不成熟。2013年以來,按照“普通型、萬能型、分紅型人身險”三步走的改革路線圖,我國人身保險產品的定價權被逐步放寬。2013年,監管部門放寬了普通型人身險預定利率,2015年進一步放開萬能險的最低保證利率,取消了萬能保險不超過2.5%的最低保證利率限制。最低保證利率由保險公司根據產品特性、風險程度自主確定。同時對準備金評估利率的上限也進行了上調,2013年以后的普通型人身保險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上限為3.5%,分紅型保險為2.5%;2013年8月5日及以后簽發的普通型養老年金或保險期間為10年及以上的其它普通型年金保單,上限為評估利率的1.15倍和預定利率的較小者。2016年進一步將萬能保險責任準備金的評估利率上限調整為年復利3%。上述規定一直實施至今。加之目前的行業實踐中定價的預定利率一般是采用準備金評估利率的上限,即普通壽險產品為3.5%、分紅型產品為2.5%,對于一些期限較長的年金產品,預定利率可達4.025%(即3.5%的1.15倍)。因此,人身保險產品費率形成并未真正市場化,通過改革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建立動態的、市場化的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形成機制,對于促進費率形成的市場化具有重要意義,也是非常必要的。

  (二)低利率環境可能導致利差損風險再現。過去數十年間,受全球經濟金融環境波動以及量化寬松貨幣政策的影響,國際和國內的利率水平都持續走低。我國當前以及未來一定時期內,受到經濟下行的影響,利率或將長期處于較低水平。低利率環境已經成為保險業面臨的重要挑戰。在長期低利率的環境下,壽險公司可能會面臨利差損,嚴重時利差損問題將會導致壽險公司破產,并有可能進一步造成行業系統性風險。這在20世紀90年代的日本和我國均有先例。

  為了化解上世紀90年代利差損危機的影響,1999年6月至2013年8月,我國人身保險產品的預定利率上限一直為2.5%,定價相對謹慎,同期保險行業資金運用收益率也保持在較高水平,基本上都在2.5%以上,也明顯高于10年期國債收益率。但在2013年人身保險產品定價利率放寬以后,尤其是在2015年至2017年間,利率下行趨勢明顯,10年期國債收益率低于普通型人身保險3.5%的預定利率,這可能會造成潛在的利差損風險。近年來,尤其是在2019年年初“開門紅”期間,一些保險公司為了做大保費規模而大量銷售預定利率超過4%的年金產品,帶來潛在的利差損風險。2019年年初,銀保監會緊急叫停了一批預定利率超過4%的人身保險產品,對行業發出防范利差損的預警信號。這也反映出現有的制度在人身保險產品費率形成監管過程中的滯后性,無法有效約束保險公司進行審慎定價。因此,在當前低利率環境下,建立動態的、市場化的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形成機制,對于防范利差損風險具有重要意義。

  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形成機制的國際經驗

  國際上,各國監管部門都建立了比較成熟的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調整機制,以此約束保險公司進行審慎地準備金評估和產品定價,比較有代表性的是美國和日本。《通知》雖然給出了評估利率的確定公式,但在很多細節上未作出明確的說明,因此有必要借鑒國際經驗以對我國的評估利率形成機制進行完善。

  (一)美國標準責任準備金制度中的評估利率形成機制。二戰后,隨著準備金標準評估法案(Standard Valuation Law,SVL)的實施和各州的立法,美國建立起了法定責任準備金評估制度,其中對評估的死亡率和利率都進行了明確的規定。1941年,監管部門規定的第一個法定準備金評估上限為3.5%。1980年以前,法定評估利率上限由監管部門直接給出,并在每次修訂后予以公布。1980年后,監管部門對標準評估法案進行了修訂,形成了一直使用至今的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動態調整機制。

  

  表1 美國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上限的確定方法

  說明:1.對于評估利率上限標準評估法案針對保單特點做了細致的規定,本表中列示的內容僅包括部分代表性保單。2.其中A、B、C 代表三種不同的年金計劃。

  美國的法定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statutory valuation interest rate)上限依據參考利率(reference interest rate)按照表1中的公式計算得出,其中參考利率為公開發行的企業債券(seasoned corporate bonds)收益率,并在每個日歷年度進行以0.25%為最小單位進行調整。對于壽險產品,如果當年計算的結果與現行標準變動幅度不超過0.5%,則當年無需調整;如果變動幅度超過0.5%,則適用新的評估利率上限。企業債券收益率的數據由穆迪公司提供,美國保險監督官協會(NAIC)會在其網站上予以公布。具體地,針對不同的產品法定評估利率上限I的確定方法如表1所示。

  (二)日本標準責任準備金制度中的評估利率形成機制。為了應對利差損,日本在1995年保險法修訂中提出建立起標準責任準備金制度(標準責任準備金制度;Standard Policy Reserve System),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即標準利率(standard assumed interest rate)的具體確定流程為:根據國債收益率確定出對象利率,在對象利率的基礎上乘以安全系數得到基準利率,然后根據基準日基準利率與當前標準利率的差額來判斷是否需要對標準利率進行調整。

  

  表2 日本人身保險業準備金評估標準利率的確定

  2014年之前,日本采用的對象利率為10年期國債(Japan Government Bond,JGB)認購收益率的3年平均或10年平均之中的較低者。2014年,日本金融廳對標準利率的設定進行了改革,參見表2。對于躉交的終身壽險和養老產品,改革后的標準利率更加市場化。這主要表現在:1. 標準利率調整參考的國債收益率更加的市場化,由此前的基于國債認購收益率調整為國債當期收益率;2. 更加注重當前經濟和市場行情的影響,降低了歷史收益率對標準利率的參考性,由此前基于過去10年的收益率的平均值調整為基于過去3個月或一年收益率的平均值;3.判定標準利率是否需要調整的閾值降低,由此前的差額大于0.5%變為差額大于0.25%;4.標準利率的調整評估頻率提高,由此前的每年進行一次判定是否需要變更標準利率并在次年實施(每年的10月1日為判定基準日,下年的4月1日為生效日),改為每季度進行判定并在3個月后實施。可以看出,日本的標準責任準備金制度建立起了一套完整的、市場化的法定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的確定機制,以確保評估利率能夠恰當的反映風險。

  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動態調整機制仍需進一步完善

  2019年8月30日發布的《通知》標志著我國人身保險行業法定責任準備金評估利率動態調整機制的初步建立,完善了法定準備金評估制度,對保險公司審慎定價和防范利差損風險都具有積極作用和重要意義。

  結合美國和日本法定責任準備金評估制度中評估利率的確定方法,我國的評估利率動態調整機制仍需要從以下幾方面進一步細化和完善。

  (一)應該對評估利率進行年度調整以保證評估利率的時效性。目前《通知》只是提出評估利率將根據行業專家咨詢委員會的意見進行定期調整,并未明確規定調整的頻率、什么情況下必須調整以及具體的調整方法。借鑒美國和日本的經驗,建議對評估利率進行年度調整以保證評估利率的時效性;同時設置0.25%~0.5%的調整閾值,當新的評估利率變動幅度不超過閾值時,則避免對評估利率的頻繁調整以降低監管成本;當需要調整時,可以以0.25%的最小幅度進行調整。

  (二)需要結合評估利率的調整頻率設置更為審慎的市場基準利率。在評估利率的具體確定方法上,《通知》給出的公式與美國的類似,但與美國和日本相比,《通知》考慮了保險業過去3年的投資情況,充分考慮了保險公司的資產配置。在市場基準利率的選擇上,不同于美國基于企業債收益率,我國與日本類似,都是基于國債收益率,《通知》采用的是10年期國債收益率的750日移動平均,相當于過去3年歷史數據,而日本對于躉交型的終身壽險和養老產品基于過去3個月或一年的收益率中的較小者,可以看出,我國的市場基準利率給予了歷史數據更高的權重,與當前市場環境的關聯性較低,在利率下行時可能會不夠謹慎,建議監管部門結合評估利率的調整頻率,綜合考慮和測算,設置更為審慎的市場基準利率。此外,當前《通知》的評估利率確定機制沒有設計針對不同險種的評估利率確定機制,考慮到躉交和期繳以及保險期間不同的保單面臨的風險不同,也應當進行充分測算并在權重因子上有所體現。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保險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員)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
美女图片大全手机 火麒麟捕鱼下载安装 澳洲幸运8历史开奖 足球比分现场直播 计划软件安卓版 玩mg老虎机的技巧课程 上海时时乐最新走势图 明年无本做加盟赚钱 qq分分彩是官网吗 360排球比分直播 抢庄牛牛游戏兑换钱的 五星定位胆稳赚技巧公式分享 真人炸金花规则与技巧 羽毛球公开赛比分直播 跟着社会的形式赚钱 双色球17018蓝球预测 中超直播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