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大全手机|日本美女化妆前后
返回首頁
雜談CURRENT AFFAIRS
雜談 / 正文
從越俎代庖到一毛不拔談管理學中的權限與界限

  “越俎代庖”出自莊子名篇《逍遙游》,前后文的完整故事是這樣的:

  堯準備將天下讓給許由,他已經相當謙遜有禮,但許由居然就不買賬。他說:“鷦鷯巢于深林,不過一枝;偃鼠飲河,不過滿腹。歸休乎君,予無所用天下為。”鷦鷯在森林里筑巢,也不過占一棵樹枝;鼴鼠喝黃河里的水,也不過喝飽自己的肚皮。這句話,演變成了中國民間常說的“家財萬貫,一日不過三餐;廣廈萬間,夜眠不過六尺”。

  堯舜禹,歷來是中國古代文化體系著力打造的理想君主典范。堯作為賢君,將天下讓給大眾公認的賢者許由,這個歷來被稱贊的美德行為,在《莊子》中卻帶出強烈譏諷味道。許由不留情面地回答:你管天下,我管自己,你管得挺好,我玩兒得很爽。我代你治理天下,那不都是虛名嘛,咱們還是各安其分好了,您回去歇著吧,天下對于我來說根本沒用。堯本想用這件事讓天下傳頌,結果弄了個灰頭土臉。

  許由接著說:“庖人雖不治庖,尸、祝不越樽俎而代之矣。”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在一個多人參與協作的大活動中,比如祭祀活動,即使廚師不做飯,掌管祭祀的人也不能放下自己的工作替他去烹飪,也就是反對“越俎代庖”。“越俎代庖”后來引申為放下分內職責幫助其他人做事,也指越權辦事或包辦代替。

  《逍遙游》的核心思想之一就是各行其道、各安其分。反對“越俎代庖”,正是要強調這一思想。人們做自己的選擇,走自己的路,就是各行其道,也就是自由;人們知道自己該干什么,對自己負責,同時尊重別人做的事和選擇,就是各安其分,也就是界限。自由加界限——民主、文明的社會,必須由此才能成立。人人都能守住自己的界限,不改已;尊重別人的界限,不擾人,才能人人都得自由。

  這就像交通一樣。路況要通暢有序很簡單,只需要各行其道,各安其分,不需刻意加快,也不要無故減慢,更不要變來變去、亂占亂并。各自都守秩序,各自便都得自由。世界要和諧有序也很簡單,就是每個人都既有“道”又有“分”,各人做自己分內的事。世間種種紛爭,大到世界大戰,小到人際糾紛,多半都是“道”和“分”出了問題,才導致了說不清理不明的事。只有人人安立其道,立于己位而不越界、不侵人,然后盡本力、盡本性,才能各得愉悅,收獲自由。

  是個人就會有自己的想法,就會有自己的一套標準,就會用自己的標準干涉與限定別人,也都在受制于別人的標準,因此,人們往往都疲于奔命。所以,一方面,不要總是滿足于讓別人滿足,高興于讓別人高興,而要學會自己求得自安與自適。另一方面,也要時刻提醒不要用自己的標準去干涉侵擾別人。

  自安才能自得,自足才能自在。在《逍遙游》中,“各行其道,各安其分”的最終目的,是達到“各盡其性,各得其宜”——物盡其性,則各自逍遙。在一個真正和諧文明的社會里,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位置、發揮自己的本性、明確自由與邊界。

  所以《逍遙游》中強調不要越俎代庖,該怎樣就怎樣,規矩和方案越簡單才越清晰,越多越混亂。老子的“無為之治”,關鍵就是不要多為、亂為、妄為,也就是不要過度、過分,不要干涉侵擾,最終實現“無為而無不為”。

  有一句驚世駭俗的話“拔一毛而利天下不為也”,出自另類的哲學大師楊朱之口,最能體現個體如何主動警醒地反抗各種外界侵擾:——我愛惜自己看似微小的“一毛”,即便你說只要我拔下一毛就能讓天下人都獲利,我也不會拔我的一毛。此言初看很是大逆不道,但其中卻包含著超前的“天賦人權,自由平等,各自獨立”的進步觀念。

  “一毛不拔”的真義在于:第一,不因盲目追求外在物欲而侵擾損害自己。第二,不因追求自己利益而侵擾損害別人。第三,不因所謂的集體利益、公共利益、公共道德而任由別人侵擾和損害自己。今天為這個事情自己拔了一毛,明天為那個事情別人讓你拔了一毛;今天這個人用這個理由讓你拔了一毛,明天那個人用那個理由讓你拔了一毛……一毛雖然微小,但積少成多、積輕成重、積偶然成必然、積習慣而成癮,直到人們喪失原有的權限、應有的界限。所以楊朱說:“人人不損一毫,人人不利天下,天下治矣。”這和前文探討的東西是一樣的——各行其道、各安其分,互守界限、互尊權限,就是和諧文明的世界。

  在現實工作中,簡單粗暴的言語侵擾和人身侵擾并不多見,而常以更隱蔽形式出現。一般來說,凡是出于私心私欲去獲取某種利益,卻不顧及別人的感受,給別人帶來麻煩、困擾和實際的工作負擔,進而破壞原有的工作“生態環境”的,都屬于侵擾。比如道德綁架是侵擾,過度積極是侵擾,好大喜功讓大家跟著疲于奔命是侵擾,指手畫腳地讓別人攬事增負是侵擾。還要注意,別人的分內工作,自有其辛勞、努力與節奏,不要妄加評議,許多對別人提出的看似改進性、開拓性、創新性的建議,實際上只不過是為了貶人抬己,這是職場大忌,如果在集體性場合這樣干,那就大半是有意為之地使壞了。

  反對“越俎代庖”,堅持“一毛不拔”,都是教每個人堅守和捍衛“道”和“分”,也就是“邊界”二字。無論上級與下級、權力階層與平民階層、親朋好友甚至夫妻子女與自己的親密關系,相互之間都應當有原則底線、個人權限、私密空間,別人不可侵擾我,我也不去干涉別人。我與他人之間、個體利益與集體利益之間、個人事務及道德與公共事務及道德之間,都應當有一條界線,不可混淆,不可巧取豪奪,不可道德綁架。

  在“越俎代庖”中,一個放下自己手頭重要的祭祀工作的巫師去幫廚師做飯,會立即引發一系列問題:巫師的工作由誰來做?巫師能否完全替代廚師的工作?替代后的工作能否保證質量?替代廚師工作時出了錯由誰負責?巫師擅離職守后影響了祭祀工作該由誰負責?這些問題還可以滾雪球般地問下去,原因就在于,“越俎代庖”引發了職權、責任、工作的全面混亂。鏈條斷開一環,破壞的只是局部;而不規范、不理智的補救,反而有可能導致連鎖性的整體失控。

  最具和諧度的工作環境,最具秩序感的工作體系,一定是來自于各司其職、職權明晰,而不是做事的人不了解自己和別人到底該干什么;也不是表面上的一團和氣;更不是工作的不斷交叉重合,在降低效率的同時還人為地埋下了許多人際間的齟齬怨懟。

  互相補臺固然是挺人性化的氛圍,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也固然夠義氣,但如果總是出現需要補臺、需要支援的情況,就一定是管理出了問題——要么職責不明,要么秩序混亂,要么策略有誤,而且也絕不會一直這樣和諧與互助下去。因此,一個好的團隊,一定有著清晰的職權邊界,反之則非。

  權限與界限在實際應用中包含三層含義:第一,管理者不對員工侵權跨界。完型人格的控制型管理者,什么都要插手發言、顯示權威,往往只會貽笑大方;事無巨細地干涉指揮,卻僅以合自己心意為準則,必定會破壞員工的積極性與創造性,也極容易陷入僵化與偏差。當然,暴君獨裁式的管理者更可怕,它們不僅會直接侵擾甚至損害員工身心,而且用力的焦點早已不是事業發展而是弄權弄人,終究是逆歷史文明潮流而動。第二,員工之間不互相侵權跨界,即各司其職、各安其分。正如前文所說,幫別人出謀劃策或直接伸手幫忙,很可能同樣是一種侵擾;而且你自以為的好心,很可能不合規矩,以至于給自己和同事帶來后續的麻煩;過度參與引來的責任追究時的混亂,更會令自身陷入困境。第三,管理者不人為制造侵權跨界的人際關系,也就是說要營造各司其職的工作體系,而不要在言語、態勢以及實際職權分配上,過度傾斜于、集中于、依賴于原本相互平行的某一崗位、某一人員,從而導致“工作生態”的失衡與混亂。

責任編輯:李昂
美女图片大全手机 下载365彩票板机按装 夺宝阁计划手机版下载网址 pk10宝宝计划软件下载 时时彩稳赚不赔的软件 腾讯分分彩买组六稳赚法 免费彩票计划软件苹果版 黑龙江福彩22元5走势图 注册就送彩金真实网站 抢庄牌九秘诀 老虎机游戏大厅 重庆欢乐生肖五星走势图 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北京pk10技巧群 刷水套利教学 竞彩足球稳赚不赔 幸运飞艇计划软件苹果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