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图片大全手机|日本美女化妆前后
返回首頁
投資收藏CURRENT AFFAIRS
投資收藏 / 正文
風起云涌是常態
2019年藝術市場秋拍觀察

  近來,2019年藝術市場進入秋季拍賣高峰期。

  11月底,中國嘉德在北京舉辦的秋季拍賣以25.68億元總成交額交上第一張答卷,其中3件拍品成交價過億元,30件拍品成交價超千萬元;同時,北京保利秋季拍賣將于12月1日至5日在京舉槌,北京翰海2019秋季拍賣會也將于12月11至14日開拍。

  

  1872年馬克思親筆旁注法文版《資本論》

  在剛剛結束的嘉德秋拍中,以2.67億元成交的趙孟頫《致郭右之二帖卷》、2.05億元成交的潘天壽《初晴》、1.38億元成交的李可染《井岡山》成為市場焦點。幾乎同時,11月23日晚,常玉《五裸女》在香港佳士得以3.039億港元成交,再度刷新個人紀錄。2019年的藝術市場秋拍中,不同地區、不同拍行的特色愈加明顯,不同價格區間競爭逐漸明朗。

  什么是風向標

  在2019年嘉德秋拍中,8件潘天壽作品悉數成交。創作于1958年的《初晴》是其中重頭戲。是年,潘天壽接到任務為杭州西湖畔華僑飯店作畫。1959年,《初晴》開始懸掛在杭州華僑飯店。由于尺幅過大容易受損,20年后的1979年,一幅潘天壽學生臨摹的《初晴》替代上墻,原作從此入庫。40年后,這件雪藏已久的殿堂級作品現身藝術市場。

  

  潘天壽 《初晴》

  當潘天壽《初晴》以加傭金超2億元在嘉德大觀落槌成交時,2015年潘天壽《鷹石山花圖》競拍場景仿佛再次清晰浮現,自那時起,潘天壽的大幅作品屢屢現身中國嘉德拍賣,市場熱度逐漸提升。

  “大觀書畫珍品之夜被認為是風向標,但風向標到底怎么定義?常常是通過出乎意料作品的成交和流拍,來說明市場發生了什么變化”, 中國書畫板塊總負責人郭彤說,“曾經在2015年時拍出的李可染《井岡山》和潘天壽《鷹石山花圖》,改變了市場成交額和結構。同樣事情也發生在2017年春天,當時是創造了夜場拍賣以來的最高成交額,直到現在為止都是最高點”,“大觀書畫夜場之于藝術市場的風向標意義就是如此”。

  正如郭彤所說,2015年春天現身拍場的潘天壽《鷹石山花圖》是很多市場參與者至今難忘的經歷。自那之后,潘天壽大量作品涌現,大幅作品屢屢以高價成交。與嘉德大觀相似,在愈加成熟的藝術市場中,一些專業拍賣公司、一些拍賣品牌,成為了其所在領域的重要組成部分,成為各自賽道風向標。

  分賽道的爭奪

  同樣的拍賣熱點,也發生在中國香港。

  10月5日,常玉晚年作品《曲腿裸女》在香港蘇富比以1.98億港元成交,已成為藝術市場“舊聞”。

  11月23日晚,常玉巨作《五裸女》以1.9億港元在香港佳士得起拍,經過多輪爭奪,最終以2.66億港元落槌,加傭金3.039億港元成交,超越了1.98億港元成交的《曲腿裸女》。剛剛創造的常玉個人拍賣紀錄,短短一個多月,就被再次刷新。

  這次上拍的《五裸女》創作于二十世紀50年代,是常玉作品在公共及私人收藏中尺幅最大的一幅裸女題材油畫。《五裸女》也是常玉裸女油畫中,描繪裸女數量最多、且唯一有五位裸女的作品。據相關畫冊記載,已知的常玉裸女油畫一共有56幅,僅有7幅采用站姿,其中兩幅創作于1950年代,《五裸女》即為其一。學者陳炎鋒在《華裔美術選集——常玉》中說:“二次大戰后的裸女畫數量稀少,海內外總共十余張。《五裸女》為1955年左右的巨作,深紅與亮黃的背景強烈地襯出潔白的人體,擺著各種姿態的‘女主角’,既無上世紀30年代的夸張比例,也不具有寫實風格,黑色生澀的線條充分勾出晚期特有的古拙韻味。”

  在北京地區藝術市場中,現實主義題材的現當代藝術作品、大陸藝術家的作品,仍是收藏家的摯愛。這不僅是藝術家活動范圍所致,也是藝術群體的社會影響使然。

  冷軍《肖像之相——小姜》,早已在上拍之前走紅網絡,其精細入微的描繪,細致到了主人公的毛發和衣服紋理,可謂纖毫畢現,顛覆了油畫觀者的視覺體驗,成為廣為傳頌的網紅之作,被譽為史詩級經典力作,這幅作品在嘉德秋拍中以7015萬元成交。靳尚誼《雙人體》被譽為中國當代藝術史上人體畫的豐碑,以6325萬元成交,成為靳尚誼作品成交的第二高價。此外王廣義、白南準、李瑞年、黃顯之、賀慕群等6位藝術家也刷新了個人拍賣紀錄。

  好作品自然會有好價格

  近些年,人們關注藝術市場,常聚焦于億元作品,而千萬元級別以下拍品,則往往只有實際競拍群體關注。有時高價位專場屢獲“白手套”,而低價位區間則出現相當一部分作品流拍。有人直言“除了億元之外就沒什么可看的”,甚至人們經常用億元藏品成交的多寡來判斷某一場拍賣的成敗,或者某一年市場的行情。

  

  傅抱石 《蜀山紀游》

  往往,在不同藝術品價位區間,其代表的是不同收藏投資群體,高端價位作品的競拍,一直都有新人入場。出于建立私人美術館或是企業收藏的需求,他們勢在必得,往往會創造出更高價格。在拍賣公司看來,藝術市場的“老朋友”們,一直都在市場門口等待,資深藏家無論市場調整與否,只要有好作品,他們都一直在。“好作品誰都不想放棄,自然會有一個好價格”,這是人們對2019年秋拍的普遍感受。

  但在近現代書畫板塊拍賣,藏家和市場對于2000萬元至億元之間的拍品接受度并不那么高,甚至出現了一些價格區間斷檔。反而,在2000萬元至3000萬元區間,保持了一定熱度。齊白石晚年作品《九秋圖》,以2645萬元成交;吳昌碩十二開的《花卉清供冊》,謝稚柳、陳佩秋伉儷的《竹禽圖》,傅抱石的《蜀山紀游》等,均在2000萬元至3000萬元區間成交。這種現象,一方面來自經濟壓力,另一方面來自對藝術市場調整的觀望。

  中國嘉德董事總裁胡妍妍表示,市場風起云涌是常態,堅持自己、篤定前行是心態。從長期市場建設與發展看,藝術沒有止境,事業永無終點。一次拍賣會的結束,也是另一次出發的起點。

  實際上,一個成熟的藝術市場,不僅是有多少上億元級別的成交故事,更重要的是越來越多的成熟投資者和收藏家參與其中,市場秩序不斷健全,社會藝術氛圍逐漸濃厚,從而推動總體市場更加穩健、高效與健全。

責任編輯:李昂
美女图片大全手机 图解巴菲特股票投资精粹 股票行情000977 老人头百家乐的玩法技巧和规则 山西快乐十分遗漏号码 e球彩任二最划算 体彩p3试机号查询 云南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六肖中特期期准三肖必出香港 吉林快三跨度 快乐8登录注册 大发棋牌官方下载 手机银河期货软件 股票配资送28888元体验 为什么幸运飞艇这么坑 可以赚钱的农场游戏 鲫鱼说说赚钱的热词